最近看公众号的姑娘们应该注意到了,关键词“爱马仕”正刷屏,只因一部《三十而已》的都市热播剧。

  但我们今天要讲的不仅是《三十而已》这部剧的爱马仕名场面,更重要的是向大家谈谈爱马仕背后的女人以及宣布一则重大新闻:

  对,就是那个负责掌控爱马仕集团旗下所有女性产品,包括成衣、皮具、鞋履和珠宝的女人。

  所以论起现今被名流追捧的爱马仕设计,说有Bali Barret一半的灵魂在也不为过。

  直到2003年,时任艺术总监的爱马仕的家族成员Pierre-Alexis Dumas对Bali欣赏有加,结合了Bali提出的巴黎时尚女郎的风格灵感,创建了“Soie Belle”系列。

  这次设计成果非凡,无论是尖头状的丝巾、激光打孔的细节还是丝绸与皮革混搭,都显得超前脱俗。

  三年后,Bali正式被任命为爱马仕丝绸部门的艺术总监,而她最主要的工作是与五十多位年龄在25至80岁之间的自由插画家合作交流。

  这些风情恣意灵感佻达的专业插画家来自世界各地,他们脱离了商业市场的浮躁,有着诗人般的灵气和洒脱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爱马仕集团商品基本为手工制作,全球一万多名员工中,负责制作奢侈品的工匠人数达到三分之一。

  2009年, Bali成为爱马仕女性世界艺术总监,负责包括成衣、皮革、鞋履、珠宝等十个部门。

  伍尔夫曾经说过,完美的灵魂是雌雄同体的。Bali的设计敏锐度异于常人,并把“雌雄同体”在创意里演绎得驾轻就熟。

  她善用简约风的设计方案,色彩的搭配亦是经典色为主。但也会与艺术家们一起跳跃出一番天马行空的波澜,试图脱离大众想象中的奢华的桎梏,找到更轻松恣意的所在。

  那些经典的爱马仕包包,便是传承了优雅与灵动的双重精神,有种云起云落云卷云舒的随性。

  如果你尝试了解过爱马仕背后的故事,也许你会对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铂金包有着不同的认识。

  有一天,英国著名演员Jane Birkin在飞机上遇见爱马仕时任总裁Jean Louis Dumas,彼时的她已经是个母亲,向其抱怨市场上没有好看且实用的包包。后来爱马仕以此汲取灵感,专为她设计了一款好用的手袋。

  有一天,正在怀孕的摩纳哥王妃Grace Kelly躲避记者抓拍,用手上的Hermes Haut à Courroies包遮蔽自己因怀孕而微微凸起的肚子。这张照片后来被刊登在《LIFE》杂志上,并广为流传。

  纽约黑人区有一种很特别的舞蹈,名为Lindy Hop(某种Swing Dance摇摆舞)。设计师觉得这种舞蹈飞扬豁达,彰显了自然的曲线美。

  讲述女人的故事就是精彩,那暗里藏针的比对劲,宛如甄嬛传上演。比如中产富太这条故事线,就牵扯到了魔都豪门太太聚会修罗场。

  女主顾佳放眼望去,发现大家统一是爱马仕包包标配,且都摆放在了脚边。一切“岁月静好很随意很无所谓”的样子。

  而顾佳的那只价值6万人民币的香奈儿限量徽章款2.55,就这样被沦为了鄙视链最底端。

  最终在太太们的微信朋友圈状态里,顾佳也成了那只被嫌弃的香奈儿,未脱离被截掉的命运。

  再后来,顾佳凭借着一只掏家底托关系买来的鸵鸟皮限量版Kelly 28,成功打入太太圈。

  太太圈里的狠角色们,明面上比美比有钱,暗地里又是自附一杆秤,看破不说破,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  不得不说,剧中被再三提及的爱马仕正成为现实社会中顶级身份地位的icon。因为除了价格高昂,其固定款式的稀缺,意味着拥有包包的主人还具有一定程度的人脉与社会资源。

  就像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书里的妈妈,排除万难买来铂金包,只为了让孩子迅速实现阶层跨越在纽约最富社区上东区不显得突兀。

  又或者是电影《蓝色茉莉》里凯特女王饰演的富家太太Jasmine,遭受家庭变故成了颠沛流离的没落名媛,那只常伴于身的爱马仕铂金包成了自己最后的虚荣和惦念。

  你知道吗,《我是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的真实事迹的结局是,写作者薇妮斯蒂马丁一家后来搬离了顶级富豪区。

  《蓝色茉莉》这部电影的最后,没落女主Jasmine出门,手里空空,终于第一次舍下了自己一直拿来出门当门面的铂金包。

  而《三十而已》的顾佳,因为另外的需要,或者更重要的清晰目的,时隔没多久,资金短缺的她把自己难得买来的Kelly限量版卖了。

  一个铂金包,可以作为你的敲门砖,可以作为你的铠甲,但就像顾佳一样,她占据这个C位,绝不因为仅仅买了个包,而是她身上,有更重要的东西等待我们去看到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